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论美国的民主》为乌托邦作品

林鹏 诸玄识 董并生 · 2019-07-15 · 来源:董并生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美国民主”是托克维尔想象出的社会,《论美国的民主》是托克维尔的闭门造车的产物?!堵勖拦拿裰鳌飞暇矸⒍擞诜ü?9世纪20年代大辩论的一个假设,下卷则为其凭空捏造,先有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后有美国的“民主传统”

  托克维尔的名著——《论美国的民主》一书的缘起

 

  托克维尔(1805-1859年)的《论美国的民主》是一部经典著作,被称为“现代民主最重要的一部名著”。[[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西登托普前言,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托克维尔“1823年由默兹的高级中学毕业后去巴黎学习法律,1827年出任凡尔赛初审法院法官。1830年七月革命后,因在效忠奥尔良王朝的问题上与拥护已被推翻的波旁复辟王朝的家庭有意见分歧,以及为避免七月革命的余波的冲击,而与好友古斯达夫·德·博蒙商定,借法国酝酿改革监狱制度之机,向司法部请假,要求去美国考察其受到欧洲各国重视的新监狱制度,经过一番周折和亲友的斡旋,请求获准。”[[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中译本董果良中译本译者序言第1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19世纪一位法国普通下层二十五、六岁的年轻法官,心血来潮,向自己所在的司法主管部门请假、留职停薪,与一个朋友远涉重洋,到一个人生地不熟、充满动荡的国度去寻找一种并不存在的“民主制度”……

  这里疑点甚多:不知旅费由谁来承担?到了美国又由谁来接待?如果是官方派出的考察团也许容易理解一些,二十五六岁一个毛头小伙,约一个朋友、向自己所在单位请假1年,就这么到美国各地东游西逛去进行考察了,谈何容易。

  托克维尔是何时去美国的?

 

  一种说法指托克维尔于1831年4月2日,与检察官古斯塔夫·德·博蒙(Gustave de Beaumont)一同到美国去考察美国的刑法和监狱制度,并于1832年2月20日,返回法国的勒阿弗尔。

  另一说,“他们在1831年4月2日乘船离开法国,5月9日到达美国;在美国考察9个月零几天,于1832年2月22日离美回国。”[[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中译本董果良中译本译者序言第1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20世纪90年代英国牛津的基布尔学院的学者拉里•西登托普写了一本《托克维尔传》,其中也提到了托克维尔到美国旅行的时间:“1831年5月,托克维尔和博蒙抵达纽约市,……1832年3月重新踏上法国的土地……”[[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12-14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托克维尔在北美洲的旅行都去了些什么地方?

 

  在9个月的时间里,托克维尔都去过北美的哪些地方呢?托克维尔在美洲登陆的地方最初是在纽约,然后抵达密歇根荒野,他们又经密歇根,沿着圣劳伦斯河上行来到加拿大魁北克,随后又赶往波士顿为中心的新英格兰;离开新英格兰经由肯塔基和密西西比河谷,开始深入南部各州,他们所乘汽船在俄亥俄河上撞上礁石溺水,不得已改行陆路,在田纳西的小木屋养病,接着进行南方之旅。如此这般,在北美大陆上匆匆忙忙走马观花一番,托克维尔一行两人于次年2月(一说3月)回到了法国。[[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12-14页及60-65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托克维尔与博蒙,在“此后的9个月,他俩结伴走过了当时美国24个州中的17个,以及日后成为美国国土的3个地区(密歇根、威斯康星和西弗吉尼亚),同200多名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会面。”[黎文编译《托克维尔的北美来信》,载《文汇报》2012年6月4日。]

  当时没有像今天这样的舟车之便,在美国当时24个州中的17个州再加上3个地区以及加拿大法语地区,从一地到另一地,或者乘船或者步行都颇费时日,时间大多用在路上,实际上应该没有多少机会可以安下心来做其本来的调查研究工作。

  托克维尔在旅美期间与亲友间的往返书信可信吗?

 

  先不说书信的内容如何离谱,仅就其书信的往还邮寄时间与频度而言就大不靠谱。托克维尔在美国北游南访东西闯荡,有时住旅社,有时寄人篱下住别人家,有时住在林中小木屋养病,整天马不停蹄并无固定居所,却同时与远在法国的亲友不断有书信往来,不知法国亲友们将信寄往哪里的地址托克维尔才能收得到呢?况且当时跨大西洋邮船还都是些依靠风力的帆船,还没有装载有蒸汽机动力的机船,信件如何能在短时间内频繁往来呢?

  举例来说,托克维尔于1831年4月2日乘船离开法国,于5月10日到达美国纽约,于6月9日从纽约的居所写给身居法国的欧内斯特•德•夏布罗尔的信件中这样写道:“非常感谢您给我写信,并蒙您费心向我转交邻居的信。”[[法]托克维尔《政治与友谊:托克维尔书信集》黄艳红中译本第10-14页,上海三联书店2010年1月第1版。]

  托克维尔这是在给对方写回信,托克维尔自己到美国在海上航行花了35天才到达北美大陆,最初抵达之处还不是纽约而是新港,按道理说应该是托克维尔到达纽约之后,先写信将自己的居所地址通知对方,接到托克维尔的来信,才可能给在美国的托克维尔写回信。因为托克维尔在美国的居住地址经常变换、并不固定。而按照当时信件在大西洋上的航行,每隔5-6天有一班到欧洲的邮船[[法]托克维尔《政治与友谊:托克维尔书信集》黄艳红中译本第27页,上海三联书店2010年1月第1版。],海上航行一般在1个月以上,还不算到达对方大陆后分拣、陆运的时间。信件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送达对方手上呢?

  按照常理来说,假设托克维尔一到纽约当天(5月10日[[法]托克维尔《政治与友谊:托克维尔书信集》黄艳红中译本第15页英译者注,上海三联书店2010年1月第1版。])马上写信给对方,到达法国收信人手中最快要到6月底,收信人接到托克维尔的书信后立即回信,再到托克维尔手中也要到8月中旬了。然后,再假设托克维尔还住在原处没有离开。在这样的条件下才能写出这封回信,绝不可能在6月9日就写回信。

  该信中还这样写道:“我到这个国家时日不多。不过我已经有了许多机会来了解情况。我父亲肯定跟您说过,我们在这里受到了极为亲切的接待。”当时,托克维尔的父亲在法国,要了解托克维尔在美国的情况,最快的方法也是通过阅读托克维尔本人的信件,要能说出在美国受到热情接待的情况,一定是在体验过之后才能讲出的话。在到达美国不到一个月时,就在给远在法国的朋友说:“我父亲肯定跟您说过,我们在这里受到热情的接待”,他父亲还没有收到托克维尔书信,如何将托克维尔受到热情接待的情况说给收信人呢?

  再如,托克维尔于1831年6月29日,在离纽约45英里的卡尔维尔(Calwell)给在法国过的朋友路易•德•凯戈莱写信说:“上封信中你问我这里是否有‘信仰’”,上封信的概念是相对于这封信而言的,托克维尔才到欧洲不到两个月,就已经与远在法国的友人往返信件达到2次以上了。杜撰者一定是在蒸汽机动轮船的条件下想象出如此频繁的信件往返,不料却忘记了在托克维尔往返美国时,大西洋上还处在帆船通邮的时代……

  1830年代,大西洋上的船运状况

 

  第一艘完全依靠蒸汽动力横渡大西洋的船为英国的“西留斯号”。1838年4月4日,“西留斯号”自爱尔兰昆市镇启航,经过18天零10小时,于22日抵达美国新泽西州的山迪岬(一说到达地为纽约)。在此之前,大西洋上只有以风力为动力的帆船通行。

  而横断大西洋的蒸汽船之商业运营,要到19世纪40年代之后才逐渐开始。[参看千葉喜久技翻译日文版:ブライアン•レイヴァリ[by Brian Lavery]《航海の歴史-探検?海戦?貿易の四千年史》第192-201頁,株式会社創元社2015年1月1日第1版。]

  “1850年,世界上的大多数船舶仍然是帆船,而到1914年则只有8%的船只是由风帆作动力的。”[[英]理查德•奥弗里主编《泰晤士世界历史》第5版中译本第254页,希望出版社、新世纪出版社2011年8月第1版。]

  1819年,美国的蒸汽动力船“萨班那号”首次从美国横渡大西洋航行至英国。但其中使用证气动力航向的只有85小时,返航时完全是扬帆航行的,因此还不能算是横渡大西洋的蒸汽船。“萨班那号”或译“撒凡纳号”。

  “首次横渡大西洋的蒸汽机轮船是菲凯特建造的撒凡纳1号船。该船是1818年在纽约建造的,本来只打算作为风帆邮船,后来该船船长罗杰斯说服了船主,为它搭载了一台蒸汽机。撒凡纳1号长100英尺,宽28英尺,有一对锻铁制成的直径为16英尺的边明轮,这对明轮可以折叠吊置于甲板上。撒凡纳1号还配备有一套完整的桅杆、析梁和蓬帆等风帆船设备。1819年5月22日,撒凡纳1号在罗杰斯的指挥下,离开停泊港,经过27天半的航行,横渡大西洋,于6月19日抵达英国的利物浦港。航程中有80小时是以蒸汽机为动力行驶的。撒凡纳1号是第一艘横渡大西洋的轮船。”[赵湜《首次横渡大西洋的轮船》,载《航?!?981年第05期。]

  “蒸汽技术发明前,跨越大西洋需要4-6周,1830年代中期,蒸汽动力船只将旅程缩短到了两周,1880年代又缩短到10天,1850-1890年代自英格兰到开普敦的航程从42天缩短到了19天。”[尼尔•弗格森《帝国——大英帝国世界秩序的兴衰以及给世界强权的启示》中译本第219页,台湾新北市广场出版2015年7月3版1刷。]

  托克维尔北美之旅都见了些什么人?

 

  我们从推克维尔的日记(《美国游记》)中信手举出几个例子,看看推克维尔在美国每天都与什么样的人见面:

  1831年7月17-18日见国会议员斯宾塞先生(10页)

  1831年9月18日见佐治亚州大农场主克雷先生(31页)

  1831年9月19日见波士顿著名文学家斯帕克斯(32页)

  1831年9月20日见哈佛大学校长昆西(33页)

  1831年9月21日见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格雷先生(34页)

  1831年9月22日见德国人、《美国百科全书》作者利贝尔先生(36页)

  1831年9月29日见前美国驻西班牙大使和著名作家埃维莱特(39页)

  1831年10月1日于波士顿见亚当斯前总统(41页)

  1831年10月2日见美国最杰出的作家查宁先生(44页)

  1831年10月16日见费城市市长理查兹先生(44页)

  1831年10月28日见前驻法国大使布朗先生(52页)

  1831年11月4日见《独立宣言》签字人幸存者查尔斯先生(67页)

  1831年11月18日见美国银行行长比德尔先生(69页)

  1831年11月20日见美国驻墨西哥大使波音塞特先生(70页)

  1831年12月2日见美国最高法院法官麦克•里恩先生(74页)[详见[法]托克维尔《美国游记》倪玉珍中译本相关章节,上海三联书店2015年9月第1版。]

  以上所列推克维尔与之见面的人物及时间、地点只是从其《美国游记》(日记)中随意举出来的,如果全部罗列出来,当在十倍以上。

  托克维尔是以1名25岁刚参加工作不久、即提出请假到美国作私人游学的法国地方低级法官的身份到美国的,当时既没有显赫的职位,也没有任何名望,学历也不高,就像如今一名普通的中国人到国外留学、还得勤工俭学,也难得有机会见到任何一位如上述名望的人物。不知道这位法国毛头小伙子有怎样的神通,可以在美国与这些政界、学界、商界名流每天频繁往来、随意清谈无碍?

  这样的《游记》(日记),不啻为天方夜谭,毫无可信度。

  何以见得托克维尔去过美国呢?

 

  托克维尔于30岁时(1835年)出版了《论美国的民主》一书,说是自己于25-26岁时去美国自费考察回来后写成的;其次,有本人往来信件为证;第三,有托克维尔日记传世,书商将这些日记冠名为《美国游记》行世。

  托克维尔居美期间往来书信可信吗?不可信;

  托克维尔居美期间传世日记可信吗?不可信;

  《论美国的民主》是在美实地考察后写成的吗?未必。

  《论美国的民主》材料哪里来?

 

  第一是文字资料。

  托克维尔说:“凡是可以借助文字资料立论的地方,我都核对了原文,参考了最有权威和最有名气的著作。”[[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绪论中译本董果良中译本第18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在法国弄一些美国的文字资料并不难,但需要注意的是,欧美国家没有历史学传统,在19世纪之前西方没有历史科学,而19世纪的西方“历史科学”建立在比较语言学基础之上,而比较语言学是一个“黑洞”,甚至到了20世纪、乃至21世纪,西方的所谓“历史科学”还在维护其伪史传统。因此,对托克维尔在19世纪早期所引述的文字资料需要多加注意。

  第二是作者自己的秘闻纪录。

  “务希读者相信我的话。我本来可以经常引用知名的权威或至少够得上权威的人士的话来支持我的论点,但我没有这样做。一个外国人,在接待其来访的主人的炉边,往往会听到一些重要的内情。关于这种内情,主人可能都未向他的亲朋近友透露,而保持必要的沉默;但他不怕向外国人表白,因为外国人马上就会离开。每听到这样的秘闻,我随即记录下来,但我永远不会把笔记本从卷柜里拿出来,因为我宁愿让自己的著作失去光彩,也不肯使自己的名字列入使好客的主人在客人回国之后感到后悔和尴尬的旅游者的名单。”[[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绪论中译本董果良中译本第18-19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这里,托克维尔所说的秘闻就是小道消息,但不知他是如何可能接触到许多了解内幕消息的美国官员的?流言止于智者,而托克维尔散布流言,还想使别人相信,他说他有笔记本,但又说他不会拿出来公诸于世,最终、学者和广大读者们还真的相信了他……

  美国国务卿向一名法国私人身份的年轻人提供国家机密文件?

 

  据托克维尔的自白,在他自费考察美国的时候,不仅得到美国许多官员的协助,他还考察了美国国会,并且美国国务卿还向他提供了国家重要文件!

  “蒙有关方面惠赠立法和行政方面的资料,使我至今难忘对他们的好意表示感谢。在热情帮助我考察的美国官员当中,首先应当提到爱德华·利文斯顿先生。他当时任美国国务卿,现为美国驻巴黎特命全权大使。在我访问美国国会期间,利文斯顿先生向我惠赠了有关联邦政府的文件,其中大部分我至今还保存着。利文斯顿先生是我结识之前因读其书而表示尊敬的少数人物之一。我对这次知遇深以为幸。”[[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绪论中译本董果良中译本第18页注,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美国的国务卿水平再低,也不会向一个对美国有敌意国家的下级官吏,而且还是以个人名义到美国去刺探情报的人员赠送政府的重要文件??銮?,美国国会管理在松弛,应该也不会让外国人员随便出入吧。

  《论美国的民主》上下卷实际上是两部不同的著作

 

  《论美国的民主》上下卷创作与不同的时间,有着不同的背景,内容和风格也各不相同,实际上是两部不同的著作。

  《论美国的民主》上卷出版于1835年,其构思内容以法国大革命后的法国形势为依归,并非以实际考察美国社会得出观感而创作,所谓美国民主实际上不过是乌托邦而已,连当时美国人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原来可以如此为自己国家脸上贴金;《论美国的民主》下卷出版于1840年,经过自己长时间的苦思冥想,闭门造车捏造出来,从而形成了乌托邦性质的西方“民主”理论。

  《论美国的民主》上卷发端于法国19世纪20年代大辩论的一个假设

 

  “如果把20年代巴黎大辩论涉及的问题列一清单,然后对照着《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的内容目录,重合度是相当惊人的,大辩论的很多内容在各章中都有体现,为他充当了指南,帮他辨明民主社会最为醒目的特征,给他提供了一个即使美国读者也会大感意外的论述框架。这包括社会平等进程、财产的细分、政教分离、宗教自由及其后果、自愿结社的重要意义、出版自由和陪审团审判、社会流动和地理流动的作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的这些主题深深反映了法国问题的答案,这一点他后来对自己的朋友路易•德•凯尔戈莱并不讳言。”[详见[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40-41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很显然,20年代大辩论提供的一组概念,把托克维尔引向了美国,并主导了他对美国的观察。大辩论提供给他的,相当于一个假设:如果说法国的中央集权是反对贵族特权的一个意图之外的后果,那么从无任何封建或贵族制背景的美国则揭示出,民主社会未必受到中央集权的主宰;美国的制度可以告诉世人,法国的中央集权不过是一个过渡性的问题。”[[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47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凭空捏造

 

  “《论美国的民主》于1835年出版,赢得了托克维尔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成功,鲁瓦耶-科拉尔称他为‘当代的孟德斯鸠’。……1835年夏,托克维尔访问贵族制下的英格兰,受到辉格党领袖和激进思想家(如小密尔)的赞扬,受此激励,托克维尔决定为《论美国的民主》再加一卷,专论民主社会对思想、情感和习俗的影响。不过,比起上卷,新的一卷使用的概念工具更加没有蓝本,需要凭空创造,为此花费的时间更长,带来的折磨也更多……”[详见[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15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其方法袭用基佐的《欧洲文明史》

 

  “《论美国的民主》下卷的写作,比托克维尔预期的时间多出了许多,鉴于它的内容大胆而新颖,所以这并不让人意外。……托克维尔将大部分篇幅都用于研究贵族制和民主制这两种类型的社会对思想、情感和习惯,也即对民情的影响。这样的研究计划本身已经十分独特,而托克维尔的具体做法就更加匠心独运,完全突破了18世纪的前社会学(proto-sociology)的框架,超越了孟德斯鸠和苏格兰启蒙学派奠定的研究方法。……

  推克维尔在方法上的创新极少为人注意,不过却是社会思想上的真正突破,为过去和今天一直困扰着社会思想的困局指示了破解之道。……

  那么,托克维尔的立论又是从何而来?”[详见[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80-81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原来,托克维尔的方法来自基佐,基佐又是受到了比朗的影响。

  “当时有个包括鲁瓦耶-科拉尔、迈内•德•比朗、维克托•库赞在内的哲学团体,其学说的特征就是重新强调意志,强调积极的或出自意愿的经验。比朗是团体中最有思想、影响也最大的一位……

  在复辟之初,比朗是这一团体的核心人物,基佐也是它的成员。在20年代,基佐就根据比朗所区分的两种模式的经验,开始尝试一种新的历史叙事……

  20年代末推克维尔大量阅读基佐的著作,接受了这一模式,并由此形成了自己的研究方法。”[详见[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82-84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托克维尔从道德视角讨论多数暴政的威胁,这其实是对20年代基佐讲课中提到的一个观点的发挥?;糁赋?,相比于其他文明的相对停滞,欧洲文明之所以表现出进步的特征,要归功于它内部的多元性,没有一种机制或价值能够建立自己唯我独尊的地位,神权制、君主制、贵族制和民主制诸价值一直处于长期的竞争中,无一居于垄断位置,无一能够完全占据人类的良知。于是我们看到,有所谓的道德律,就有国家理性;有权力建立在出身和财富之上的主张,就有权力建立在人数上的主张;有注重彼岸价值的苦行生活,就有一心积聚财富的生活?;舻目纬桃欢ɑ崛盟奶?不限于青年托克维尔)思考一个问题:随着一个团体社会的解体,各种社会等级归于消失,一切归于中产身份,欧洲文明的多元性能够生存下来吗?……作为基督教遗产和民主社会革命之基石的道德平等假设,有可能引致一个荒谬而危险的结论:一种见解只要为大众接受,即是正确的。民主人的思想极易被这种民主的异端邪说俘获,道德平等所隐含的自由又出于从众的需要而被抛弃……”[详见[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97-98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美国民主”——托克维尔想象出的社会

 

  “我想象出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人人都把法律视为自己的创造,他们爱护法律,并毫无怨言地服从法律。由于人人都有权利,而且他们的权利得到保障,所以各阶级之间将建立起坚定的依赖关系和一种不卑不亢的相互尊重关系。人民知道自己的真正利益之后,自然会理解,要想享受社会的公益,就必须尽自己的义务。这样,公民的自由联合将会取代贵族的个人权利,国家也会避免出现暴政或放任。(全集Ia.8)

  这段文字暗示了托克维尔赋予美国政治制度的角色:它是转型后的制度。美国社会在起点上就是民主的,对封建或贵族特权都几乎绝缘,所以美国不存在漫长的打击贵族的斗争,它的政治制度就不曾因为贵族原则和民主原则之间的冲突而受到扭曲。美国政治制度特别具有启发意义也正在于此,‘这个国家没有发生我们进行的民主革命,就收到了这场革命的成果。’(全集Ia.11)”[[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55-56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先有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后有美国的“民主传统”

 

  “戴西在他一部著名文章(参阅:戴西《阿利克西•托克维尔》,载《民族评论》,伦敦,1893,第771页及以下各页)描写托克维尔的精神和知识特点时写道:‘阿利克西•德•托克维尔希望成为研究制宪权的大师。他在使自己的著作成为经典著作的作者当中居于什么地位呢?他应当排在孟德斯鸠之后还是与其并列呢?他30岁和35岁的时候,就提出了人们确实不敢提出的问题。托克维尔在法国思想家和文人中的地位,在1860年以前就得到公认。穆勒、格罗特、西尼尔、格雷格和一切指导舆论的人,都声称托克维尔高于他人。……《论美国的民主》,作为描述近代美国的一部著作,今后当然仍然将具有重大价值。……托克维尔的著作才真是一部专著,不过它不是专门研究美国政府的,而是专门研究近代民主制度的基本特点的。’”[见[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中译本下卷第1060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邓宁在其《卢梭至斯宾塞的政治学说史》中写到:“在方法上,托克维尔继承了亚里士多德、波里比亚、马基雅维里、孟德斯鸠的传统。孟德斯鸠是他最常模仿的典范。和这些伟大的思想家一样,托克维尔也是根据政治哲学来观察事实的。……他与孟德斯鸠的不同处,在于他只限于评论一个国家的法律和习惯?!堵勖拦拿裰鳌酚肼砘盼锏摹堵劾钗酚芯说南嗨浦?。……如同孟德斯鸠使英国人得到了关于本国宪法的第一个有系统的理论一样,托克维尔对美国民主的分析使美国人民对本国制度的观点有了共同的并且变成传统的依据。”再参阅格特尔《政治思想史》。[伦敦,1933,第36页及以下各页,见[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中译本下卷第1061-1062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很久以后,我们才在格奥尔格•耶利内克的《国家学说通论》中读到:‘在托克维尔的影响下,主权分享学说,即联邦成员与国家之间分享权力的普遍主张,才见于联邦的声明。’”[见[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中译本下卷第1062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托克维尔提出影响美国制度形成的三项因素

 

  “基督教道德和公民平等之间的类比,成为了《论美国的民主》(上卷)论证的基石。它在正文的开篇几章中就已经出现,推克维尔为了解释美国何以成为一个自治的民族,一直在考虑如下三个塑造美国社会状况的因素,在作用上到底孰先孰后:一是北美大陆的自然环境,二是最早那批移民的民情,他们的‘来源’,三是法律扮演的角色。从托克维尔刚到美国的那几个月,也就是他从纽约到密歇根荒野,再从加拿大法语区到新英格兰那段时间的通信看,他内心对这个问题一度动摇不定,但最后的结论为全书开篇几章定下了基调。

  书中,托克维尔首先描述了北美的地理环境,描述了富饶空旷的大陆为欧洲移民提供的无限机遇,随后马上转入讨论英裔美国人的来源,转入新英格兰移民从母国带来的态度和习惯,也即民情。这些移民出身于英国中产阶级,受到与共和主义一样注重平等的清教精神的驱动,被他们一起带到北美的,还有他们受了英国地方自治熏陶的态度和习惯。他们已经养成聚会、讨论和处理本地事物的习惯,自然而然地。他们也依照这样的态度和习惯建立他们的殖民地。所以,在新英格兰,社会平等和人民主权在携手前进。”[[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59-60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三项因素的核心为始祖移民的“民情”——“新教精神”说之滥觞

 

  “托克维尔在魁北克省的具体见闻虽未见于《论美国的民主》的上卷,但确实使他感到,相比于民情、自然环境乃至法制的作用都是次要的。托克维尔在和博蒙离开奥尔巴尼,经上纽约地区稀稀疏疏的丛林而西行时,尤其是在密歇根荒野‘历险’期间,还是倾向于后来弗雷德里克•杰克逊•特纳所提出的‘边疆理论’,把无边无际的土地作为塑造美国制度的决定因素。不过他沿着圣劳伦斯河上行,看到加拿大法语区的人民完全缺乏英裔美国人那种自治热情和商业本能,马上意识到这个假说站不住脚;他们的自然环境和英裔美国人相似,而且在英国征服加拿大后两边的法律也大体相同。

  在圣劳伦斯河沿岸,法裔加拿大人安居在自己狭小的定居点里,宁可守着他们的壁炉、家庭和村庄,从不利用无人开垦的大陆给他们提供的机遇。两国移民的区别决定了北美的命运,英裔美国人将成为这里的支配者……

  在《论美国的民主》上卷将近结尾处,托克维尔得出了他的结论,在塑造美国制度的诸因素中,新英格兰移民的自由的民情最为重要,‘法制比自然环境更有助于美国维护民主共和制度,而民情比法制的贡献更大’。(全集Ia.319)带着这样的眼光,他把美国联邦制看成是美国人的自由民情的一种表现形式,是把权威的范围由乡镇一级经过各州再延伸到国家一级。……

  自由的民情再加上社会的平等,使得美国的权力分配方式变得十分与众不同。美国人对“人民主权”的理解即体现了这一点,权力是从最初形成的移民社团向上传递,而非由一个特权阶级开始自上而下地延伸。”[[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63-65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美国之所以成为一个自治民族,原因在于始祖移民的民情;到了马克斯•韦伯那里,这种民情被表述为“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托克维尔的美国乡镇自治及联邦信息来源

 

  “到了波士顿,他考察了美国地方自治的根源——乡镇自治。托克维尔发现,这里比美国其他地方更有知识的氛围,正是在这里在,他和历史学家杰瑞德•斯帕克斯、德国出版商弗兰西斯•利贝尔等人做了交谈,并提出了他旅程中最为核心的问题:政治体系应该如何设计,才能保持中央权力和地方自治之间的平衡?很自然的,他的注意力集中于乡镇自治而非联邦政府。……

  不过,这位法国人也希望知道美国联邦制与早期邦联政府的差别,宪法如何确定各种权力的有效范围,‘这部乍看上去好像与从前的联邦宪法没有什么不同的宪法,实际上出自一个全新的理论。我们应当把这个理论视为今天的政治科学中的一大发现。’(全集Ia.159)……

  在美国,联邦所统治的不是各州,而只是各州的公民。在联邦要征税时,它不是向州(比如说马萨诸塞)政府征收,而是向州的居民征收。以前的联邦政府直接的是加盟政府,而美国的联邦政府则直接治理公民个人。它的力量不是借用来的,而是自己创造的。它有自己的行政人员、法院、司法人员和军队。(全集Ia.160)

  由此,早期自由派在倡导新联邦主义时留下的疑难,托克维尔借助美国的宪政分权制而做出了解答——当然,他获益于《联邦党人文集》一书,这是麦迪逊、汉密尔顿和杰伊三人为促成宪法草案通过,而于1787-1788年撰写的一部文集。”[[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65-66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获得上述信息通过书刊资料即可,不一定非到美国实地考察。

  托克维尔“美国民主”灵感的来源

 

  “1828年,托克维尔在巴黎邂逅了美国历史学家,华盛顿的传记作者杰瑞德•斯帕克斯,很可能经过后者的提醒,托克维尔注意到自己心目中的英雄马勒泽布对那个新共和国及其自治实验的热忱:当时(1780年代)美国派到巴黎的代表本杰明•富兰克林和托马斯•杰斐逊都受到马勒泽布的友好款待,马勒泽布还设法让自己的亲戚舍瓦利耶•德•拉•卢塞恩成为法国派驻大陆会议的首任官方代表;此外,他似乎也考虑过,一旦被大革命驱逐出法国,就选择美国作为落脚点。夏多布里昂[夏多布里昂(1768年-1848年)全名弗朗索瓦-勒内•德•夏多布里昂(法语:François-Renéde Chateaubriand),法国十八至十九世纪的作家、政治家、外交家、法兰西学院院士。拿破仑时期任驻罗马使馆秘书,波旁王朝复辟后成为贵族院议员,先后担任驻瑞典和德国的外交官及驻英国大使,并于1823年任外交大臣。著有小说《阿拉达》、《勒内》、《基督教真谛》,散文集《美洲游记》,长篇自传《墓畔回忆录》等,是法国早期浪漫主义的代表,对19世纪浪漫主义文学产生了深刻影响。——引者]对这个新国家的造访也必定受到了他的鼓励,而夏多布里昂也正是因此得以在旅行归来后,写就了令他在文坛一举成名的小说《勒内》和《阿拉达》。这些联系,在年轻而早熟的托克维尔心中,是一定不会被抹掉的。”[[美]拉里•西登托普《托克维尔传》林猛中译本第45页,商务印书馆2013年11月第1版。]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是一部乌托邦性质的书

 

  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是闭门造车的产物。

  第一,《论美国的民主》不反映美国当时的真实情况,既不反映南北矛盾、也不反映东西矛盾。当时美国是奴隶制国家,关于蓄奴和废奴正经历着重大的社会冲突;同事,当时正在开始进行西部大开发、对印第安人进行大规模屠戮的运动。这些对当时的美国最突出的问题,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没有任何反映。

  第二,从该书目录看上去似乎很翔实;然而,当展开每一章节内容时,基本上可以说都是空洞的议论,缺乏具体的时间地点人物的内容。这样的话不必到美国当地去,在法国凭借一些文字资料一样可以完成著作。

  第三,该书是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的翻版,与其说是一部历史著作,不如说是一部理论著作。

  “阿耳贝·索累尔说得对,《论美国的民主》的作者将孟德斯鸠的遗产传到了19世纪下半叶。索累尔在其关于拉布列德男爵的著作中写道:‘托克维尔同孟德斯鸠一样,是一位概括能力很强和推论偏于武断的文人,……托克维尔的著作,在方法上和题材的安排上,都完全以孟德斯鸠为借鉴。他的《旧制度与革命》,可以比之于孟德斯鸠的《罗马盛衰原因论》;而他在写《论美国的民主》时,则仿效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索累尔写道,比托克维尔年长的鲁瓦伊埃-科拉尔,以及他的一些同时代人,都曾发觉这位年轻的思想家受到了孟德斯鸠的影响。我们在《世界名人传》(政治部分,第15卷,巴黎,1842年)中看到,沙尔·卡骚写道:‘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出版已近百年,至今仍对现代社会有所影响,而在《论法的精神》以后,有哪一部关于政府原理的著作能像《论美国的民主》这样受到极大的欢迎?……他在社会问题的研究中表现的细致和死钻精神可能不如孟德斯鸠,但其诚挚的信念和冷静的热情却高于孟德斯鸠,……’毫无疑问,法国的政治传统受到了托克维尔著作的深刻影响。约瑟夫·巴尔特勒米在其《宪法论》(巴黎,1933年新版,第46页)中写道:‘行使1875年宪法的一代人的政治教育,受蒲鲁东的影响较少,而受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的影响较大,……’”[“研究《论美国的民主》的参考文献”,见([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中译本下卷第1053-1054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第四,该书的立场是法国,写美国民主实际上是为法国政治服务的。

  拉斯基在拿布赖斯与托克维尔比较时写道:托克维尔对美国的认识比布赖斯深刻得多,因为托克维尔实际上是从法国文明出发写他的著作的,而美国在他的著作中更多地像插图,而不像中心主题。”[“研究《论美国的民主》的参考文献”,见([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中译本下卷第1049-1050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布赖斯在其《美利坚合众国》的导言里写道:‘当然,我把《论美国的民主》作为范本。尽管有模仿这位大师之嫌,但我认为跟着他的足迹,试用他研究1832年还只有15,000,000人口的美国的方法来研究1888年已有60,000,000人口的美国,这是一项有趣和有益的工作。……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最重视的是民主,即可供欧洲特别是他们法国学习的理想的民主?!堵勖拦拿裰鳌凡皇嵌悦拦墓液腿嗣竦囊话阊芯恐?,而是对美国的民主进行精辟而高超的考察的专著,专著中关于美国的各项论点都是有根有据的:不仅以分析在美国的所见所闻为根据,而且以当时的法国情况使他形成的一般的和思辨成分不多的观点为依据。’”[“研究《论美国的民主》的参考文献”,见([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中译本下卷第1048-1049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第五,《论美国的民主》与其说是对过去历史经验的总结,不如说是对其后政治实践的指导。

  “《论美国的民主》对法国、英国、美国、德国、意大利和俄国的政治思想发生的影响。”[“研究《论美国的民主》的参考文献”,见([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董果良中译本下卷第1051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1月第1版。]

  第六,正如孟德斯鸠所写的《波斯人信札》一样,形式上是以一个来到欧洲的波斯人的眼光看欧洲,实际上是孟德斯鸠自己写的对欧洲的观感;托克维尔也是一样,以到美国进行考察的形式,书写出自己对美国政治体制的理解?;痪浠八?,这部书并非对美国进行实地考察的记录,而是一部乌托邦性质的书。

  详见:林鹏、诸玄识、董并生专著《西方中心论批判》三卷本之三《普世篇——文明的怪胎》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吴冷西:后悔当初没有听毛主席的话
  2. 安生:历史上有过哪些极其愚蠢的外交政策?
  3. 《亮?!分械囊傻?/a>
  4. 毛泽东思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吗?(外一节)
  5. 买办魅影:年少不知李鸿章,年长方知真中堂?——买办是如何残害中国的
  6. 郭松民 | 《八佰》撤档之后析“技术原因”:中国电影的“整车设计”
  7. 一个大胆的战略构想将改写全球地缘政治版图!
  8. 董事长上班打球四个陪练,司机牵线拿60多万提成,明星国企是这么被掏空的……
  9. 云南共同富裕诈骗案:惊人的利益瓜分
  10. 益阳,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1.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2. 老田:清华黄万里教授“被钓鱼事件”始末
  3. 谁若再敢说毛泽东时代穷,请把此文摔他脸上!
  4. 吴冷西:后悔当初没有听毛主席的话
  5. 邋遢道人:谁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6. 吴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7. 老工人来稿:在民营企业打工的日子里
  8. 孙锡良:你看到了什么?
  9. 钱昌明:共产党为何要“执政”? ——关于“告别革命”问题的思考
  10. “蠢哭了”的公知却身居重位,是时代的笑话还是时代的悲剧?
  1. 大裤衩里有投降派——说说央视6临时改播电影《黄河绝恋》
  2. 王大宾揪斗彭德怀始末
  3. 周恩来、博古、张闻天等为什么隐瞒“交权”的事实
  4. 如何反思发生在香港的这场暴乱?
  5.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6. 岳青山:丢掉幻想,敢于斗争,打赢抗美贸易战 ——纪念毛主席《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发表70周年
  7.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8. 木兰从军惨遭强奸:这就是“黄金时代”?
  9. 奇耻大辱源于重大失误:香港回归后竟从未进行“去殖民地化”处理!
  10.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1.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中共三位伟人个人总遗产大揭秘
  2. 中国存储芯片取得突破 追赶之路任重道远
  3.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4. 解读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5. 《人民日报》:毛岸英:主动请缨入朝参战 28岁牺牲
  6. 欲盖弥彰——益阳警方“十七年一直在侦办”的说法令人愤慨!
拼搏在线彩票网 718| 768| 423| 54| 77| 912| 268| 784| 127| 601| 839| 610| 290| 292| 610| 892| 642| 57| 248| 501| 230| 483| 59| 320| 604| 517| 710| 519| 354| 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