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西班牙《起义报》:对剧烈动荡的世界地缘政治形势的分析

魏文编译 · 2019-07-15 · 来源:环球视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作者:维姆·迭克森斯 沃尔特·弗门托 魏文编译

  引言

  特朗普主持美国政府不仅清楚地表明资本主义垂死的、动荡的和高度冲突的?;?,而且还表明越来越不可能依靠旧的“处方”走出?;?。特朗普企图不惜任何代价走出美国的?;?,表现一种工业主义的民族主义,将反对全球的金融寡头作为主要的矛盾。在美国国内在政治上由民主党和美国联邦储备高层统治的全球主义的金融—政治权力的“深沉国家”所代表。

  以次要的形式面对大陆主义的金融寡头的配置,表现为在共和党特别是茶党统治的金融--政治的“深沉国家”,政府中的行政人物是彭斯-博尔顿-蓬佩奥,五角大楼的军事工业复合体,他们在美国国内和在南美洲以及南方司令部有很重的分量。与此同时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全球主义占统治地位。特朗普能够与大陆主义的金融寡头建立一种联盟以便在2016年的选举中战胜全球主义者、民主党人克林顿/奥巴马,以便在美国内部保障政府起码的稳定。随着政府的时间推进和?;鞘澜绲?,这种联盟日益受到破坏。

  在三种金融寡头之间美国金融和政治权力集团这种内部的对抗:地方的-特朗普,大陆主义者-彭斯/蓬佩奥-和全球主义者-克林顿/奥巴马,直到现在是第一大国,但已经不是世界唯一的强国,过去和现在阻碍建设一个团结的出发点的可能性,以便能够向其他国家输出“美国结构性的和全面的世界?;?rdquo;。在不同的军事的、准军事的形式之下,以高强度或低强度,比如向叙利亚、乌克兰、沙特阿拉伯、伊朗、委内瑞拉、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直到印度、俄罗斯和中国等输出?;?。如同在1929年开辟的的世界?;?933-1940年之间的协议能够做的那样,这只是为了提供一个例子。

  在以中国和俄罗斯作为它主要发动机的大型新兴的多极社会构成中,具有越来越整合不同的地区--国家的潜力(印度、巴西、南非、阿根廷、伊朗、埃及、叙利亚等),它的经济和政治的活力已经具有一种清楚的“断开”的色彩,有时甚至具有反对帝国主义的特性标志,反对金融的单极的全球主义,成为主要的外部矛盾。

  我们已经看到全球主义的计划已经失去地盘和因为世界的?;奶跫考佑谌说哪芰?。这个事实清楚地表现在首先是英国“脱欧”,然后是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对“全球的秩序”所意味的失败。

  我们在本文中要问的是否从2019年起由于世界?;鱿值母丛有?,是结构性和全面的?;?,对于新的大型新兴的社会构成在政治的领域巩固它的和平道路是有可能的。没有将军事的或金融的战争领域的灾难强加给它?;蚴撬淙晃颐强吹矫拦娜蛑饕逵氪舐街饕逯湟桓鲂碌牧?,以便做到将下一个“金融的大爆炸”强加给人类,从而走向新的“大萧条”,比1929年和2008年的萧条加起来更大的萧条。

  这是由于今天超越美国这个国家和反对美国的利益和责任需要借助于1890--1929--2008年帝国主义对它的“例外主义的”的旧思维,将此适用所有的国家,但是美国除外,美国实施新的“门罗主义”,认为世界是为了美国人的。这些思维的目标是燃起美国人民的热情以便能够将跨国的金融寡头利益和动机合法化。这些亲帝国主义的思维包括将他们作为法西斯主义的敌人对应一方建设成为全球的思维,如同我们从英国“脱欧”时起在欧盟的?;泻驮谛鹄?、伊拉克、伊朗、土耳其等国因为战争迁移的队伍所看到的那样,这两者都是由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所造成的。

  英国“脱欧”与欧盟

  伦敦是首都,是一个为了在国外交换外汇、管理资产和保险,以及为了新兴部门的领域如金融、绿色的金融和网络工程的世界网络的首都。它在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结点上代表跨国公司的利益,这有助于支持在英国范围内以及全球的增长与投资。由于金融的全球主义作为上升中的战略角色的巩固和经济-战略的主动性(1999-2008),使伦敦金融城成为整个欧盟权力的中心,2008-2011年它进入?;?。欧盟从那时起进行抵制,在“脱欧”当中建议布鲁塞尔作为欧盟的政治首都和权力的中心,法兰克福城作为欧盟主要的金融结点。

  为了在欧盟提供这些服务中的许多项,在2016/2017年“脱欧”之后,银行需要一种所谓“通行证”的权利。“脱欧”还表现为英国王室反对伦敦全球主义金融城在首要的事情上和在处于第二位的欧盟大陆主义的对立上。两者都反对伦敦的全球主义金融城。“脱欧”意味着对伦敦城在英国和欧盟的现状的强烈“打击”,是对它的全球金融寡头的打击。

  因此,任何让英国保持“通行证”、金融自由流动的权利的协议使伦敦金融城的全球主义寡头成为欧盟真正的统治权力的中心似乎是不大可能的。这个第一位的战略利益对抗的中心结点正好以争夺谁控制欧盟成为争夺的核心,是伦敦城的欧洲“例外的”全球主义的金融寡头,还是以政治权力的中心布鲁塞尔为中心的大陆主义寡头,后者建议法兰克福城作为新的金融中心,服从于在布鲁塞尔的欧盟的政治权力。伦敦城的全球主义金融寡头或是在英国王室的大陆主义寡头在英国全都服从于它的政治权力。

  这种大陆主义反对伦敦城金融的全球主义的双重动机的复杂性具有历史时期的性质,有助于随后理解在英国王室的大陆主义与作为次要的欧洲大陆主义寡头之间的矛盾。甚至有助于观察从多层次的两种多极主义: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国的政治经济的多极主义和文明-宗教的对话哲学和宗教多极主义对这些角色的支持。

  一次“脱欧”在欧洲可能引起的?;芸赡苡米鞑怀∈澜绻婺5闹と谐∥;慕杩?。全球主义者正在挑起一次证券市场的停滞,从美国联邦储备(美国的中央银行)推动,随之而来的是它本身带来世界的大萧条,如同1929年的大萧条和2008年的大萧条,我们还没有走出这次萧条。但是由于障碍/问题已经不可能在世界上相联系,这种新的“垮台”的责任已将它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表明真正的“摇动的手”,巨大的泡沫的?;谋⒑兔拦醒胍?美联储)为了做到这一点进行的活动。

  由于还没有做到创造条件以便能够将“证券市场垮台”的“所有坏事”的责任都推给特朗普政府(他在“通俄门”案中取得了一个不容分辩的胜利),在美国的全球主义者加上大陆主义者被迫面对的场景是必须将由他们造成的大萧条的“责任”推给第三者。在英国“脱欧”推迟的时候,全球主义者和美联储应当考虑这个场景,现在将再次看到在美国货币的继续扩张是合适的,将证券市场的?;瞥俚搅硗獾氖逼?。但是,已经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种在战略主动性上的失败可能会再次重现或更加糟糕,可能落入别的反对全球主义的其他人手里。

  欧盟与中国的关系

  欧洲人最近几年由于内部的?;诔了?,特别是英国’脱欧”,选举,移民等,为了重新评估它与中国(与此同时中国的国际影响增加了)的关系,以便能够试图在美国的全球主义?;谐晌?ldquo;雷管”的一部分。2019年3月7日中国巨头华为公司在巴塞罗那显示它的实力:不仅推出了自己的可以折叠的电话手机,而且为它装备5G联网?;居肽δ筛绲缁肮驹诎腿弈乔┦鹆艘幌盍陆獗竿?,以便将这个公国改造为一个“智慧的城市”。中国以这种方式将摩纳哥变成一个橱窗,这是为所有的欧洲国家如何创造一个“智慧的国家”的模式。

  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蒂已经承诺将他的国家变成七国集团第一个与中国有雄心的丝绸之路带连在一起的国家,尽管美国持有异议,在政府的联盟内部有疑问。中国已经与一些欧洲国家如马耳他、葡萄牙、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希腊、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签署了这类协议。但是意大利是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的工业大国,以此在一个它的经济处在技术性衰退的时期探索新的投资和市场。

  中国是一个回到其地位的国家,在几个世纪期间它曾经是国际政治的主要角色之一(直到17世纪),对于欧盟来说此事意味着一种生存的挑战,因为在其他的事情当中,北京主张一个不同的社会模式,有一种不同于西方的国际关系的视角。中国在自己的倡议中不是作为国家在行动,而是作为多极的角色行动,协调国家--地区如俄罗斯--印度--南非--巴西。但是也同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有牢固的贸易--工业对话。

  中国没有失去它关键的有潜力的伙伴的性质,欧盟的企业越来越多地决定性地支持“瞄向”东方,而不是瞄向每天带来越来越多要解决的问题的西方和全球主义。

  全球主义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未来的前景

  特朗普与北大西洋公约。特朗普总统一旦巩固了他在白宫的地位,对支持全球主义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它在欧盟的军事力量的兴趣和能量已经明显下降。从1999--2001年起由于大陆主义者和全球主义者的对立加深,纽约金融双子塔的“垮台”使这种对立明显,这不仅表现在金融部门之间的对立上,而且表现在分裂、破裂和已经达到的战略对抗上。这个事实在2008年以更大的规模重复,全球主义大型投资银行莱曼兄弟公司和花旗集团的所谓“垮台”,全球金融?;?,世界实体经济瘫痪,投机的虚拟经济发展,吹涨了一个巨大的金融泡沫,发行没有支持的纸币,至少增加了五倍,使其在2008年爆炸了。

  关于这一点,有意义的是特朗普总统的第一个目标是降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全球主义的决定的能力,包括从美国使它非金融化的政策。在北大西洋公约7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会议上,特朗普已经提醒盟国的防务的支出应当提高。面对收到的抵抗,特别是德国的抵抗,特朗普走得更远:他威胁美国将离开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虽然特朗普可能否决民主党人提出的阻止脱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法律,或阻止美国的军队离开欧洲的法律,需要了解他们相关的“动机”。

  特朗普总统认为防务的支出应当是一种有赢利的投资。他还认为生产出售的新武器比保持在国外的军事基地更好。如果这些基地没有提供一种经济上的好处,最好是关闭它们,或是因为它们的存在收费,收费的指数是成本的150%。在深层由此推动德国选择离开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或是要求美国军队撤走。这个新的场景为它打开新的活动自由的程度,迫使它思考另外的战略,作为欧盟为了自己集体的防务实施一项措施。

  与此同时北约成员国的外交部长们在华盛顿祝贺该组织成立70周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接待了中国的副总理刘鹤。特朗普谈到有可能与中国和俄罗斯一起谈判减少核军备的支出,这让所有的人吃惊。从严格的经济观点来说,在原子军备的成本与常规军备的成本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别,因为这涉及从来不会收回的支出,事实是核军备不能出口。

  特朗普正是从经济的观点提出这个问题,预见和间接提醒军事工业复合体不能靠美国的经济能够真正支持提供资金,因为这可能在美国导致一场可能的“改革”,这样与某些利益的圈子关于“俄罗斯的威胁”的说辞相矛盾。特朗普清楚地强调一场新的军备竞赛的支出靠一个停滞的和超债务的美国经济和石油美元的转移,将使美国和美国的大陆主义“垮台”,如同1989—1991年对苏联发生的情况那样。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乌克兰的封锁

  在这个十年全球主义者制造的最重大的冲突是乌克兰和叙利亚的冲突,它们是由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武装臂膀实施的。这两场冲突是由全球主义者们“设计和建设的”,目的是竖起一堵“大墙”阻止欧盟、俄罗斯、中国和印度之间的经济、贸易和政治的协调发展,将它们分开。

  封锁在乌克兰和叙利亚分别建立一个战略支点。从克里米亚人民通过公民投票决定加入俄罗斯之时起,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就插手乌克兰,根据一项政变的操作“安排”一个傀儡政府,以便在更高的水平上与俄罗斯对抗,这样对俄罗斯实施严厉的制裁和封锁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运到德国和欧盟。

  在这种情况下,欧盟和俄罗斯看好泽伦斯基,他在乌克兰是反对入侵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唯一的候选人,此外,他支持更多地接近欧盟,与美国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拉开距离。在4月21日第二轮选举中在民意测验中他成为清楚的最有可能取胜的候选人。

  在美国国会围绕着乌克兰的共识表明全球主义者和大陆主义者之间至少在这件战略性的事情上的“协议”。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内部支持乌克兰和它现在亲北约的总统。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再次表明反对全球主义者的利益,这一点我们在朝鲜半岛已经看到,面对前国务卿蒂勒森推动朝鲜和韩国之间紧张的政策。与此同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继续向欧盟施加压力,让它继续保持和增加反对俄罗斯的制裁,在这里成本的损失均在欧盟的账目上。迈克·蓬佩奥在不远的未来可能与前国务卿有同样的命运。

  在叙利亚的封锁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作用

  在叙利亚的空中轰炸运动由北约的联合军队实施,最终是对中国领导人的一个警告。中国正在完成一系列双边合同致力于建立通过叙利亚的“丝绸之路”,在这种情况下保障石油的供应,中国没有通过美元化的国际石油市场购买石油。如果莫斯科和北京不在这个地区迅速和有效地活动,就不仅在叙利亚遭到失败,而且甚至冲突升级,导致必然在俄罗斯、中国和印度有穆斯林居民的领土上,在高加索,在费尔干纳谷地和在中国的新疆地区面对达埃什(恐怖主义组织)的战争场面。

  2018年12月特朗普决定宣布美国的军队应当离开叙利亚,这与在美国大陆主义者和反对全球主义者的现实有关系。全球主义者的政策是破坏叙利亚,以便一方面便止“丝绸之路”向欧盟的进展,另一方面挑起大型移民的队伍走向欧盟。这些移民的流动进行合作以便提升欧洲的“例外主义”、民族主义和欧盟居民的种族主义,这种现实被全球主义者的通信平台放大了数百万倍,特别是在不同的国家如法国、德国和荷兰的选举运动期间。

  民族主义助长欧洲“例外主义”,因此形成许多制造紧张和威胁欧盟解体的力量,这是受到“脱欧”打击的全球主义者清楚的目标。由此在欧盟极端右派的民族主义的政党增加,这受到代表罗斯柴尔德和索罗斯利益的所有媒体的推动。“法西斯主义者”和“法西斯主义右派”这些词重新出现,在这个事实与利益的框架内回到现在。由于这些全球主义的运动,民族主义的政治力量今天成为在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主要的政治力量。

  此外,开辟了一个新的关于能源的战略轴心的冲突阵线,根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大陆主义者)的理论,将世界石油生产通过石油输出国组织+两年前提出的生产配额减少到需求的水平是不合适的,而是应对一些石油出口大国关闭“市场”,在这个时候引人注目的是是伊朗、委内瑞拉和叙利亚。甚至已经在实施一项法律草案以便美国能够起诉石油输出国组织+的成员国,因为它们企图减少石油的开采以便提高原油的价格。对于蓬佩奥的立场,沙特阿拉伯威胁将利用其他的货币而不是美元出售它的石油,这项措施可能使石油美元作为世界储备的货币“垮台”。

  对全球主义者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目标,以便使美国的证券市场?;?,因为可以将美元和美国经济的停滞的责任归罪于特朗普政府。因此很明显这不是特朗普的目标。依靠共和党的大陆主义鹰派加上克林顿-奥巴马的民主党人,法律可能得到必要的票数,如果是这样,轮到特朗普的将是否决这项法律。

  从委内瑞拉开始的新冷战

  2019年3月下半月美国失去了委内瑞拉。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已经宣布“美国将不会容忍敌视西半球共享目标的外国军事大国的干涉”,这是暗示俄罗斯的两架飞机再次飞到委内瑞拉。

  俄罗斯在迫使美国人离开叙利亚之后,到南美洲和加勒比开辟“火线”,将它带到华盛顿在历史上从1950年就控制的国家的领土。对于中国—印度--俄罗斯的多极主义来说已经不存在被排斥在世界大国的轨道的国家。留给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金融鹰派”联合的最后选择可能是将直接的军事选择强加于人,今天已经包括金融的选择。

  3月29日特朗普甚至批评哥伦比亚(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国)总统,指出他对流入美国的移民和毒品增加有责任,以对中美洲国家同样的条约威胁他。特朗普似乎以此表明与他的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合作的美国军国主义对他没有用处。特朗普不下赌注,军事选择对他没有用。尽管他以威胁的方式说到“所有的选择都在桌面上”。

  在美国全球主义者和特朗普之间的矛盾

  “通俄门”事件的结局无疑对全球主义者克林顿、奥巴马、佩洛西,对民主党深层的全球主义的权力是最大的失败,在下次选举运动中此事将增加他们重新被打败的可能性。所有这一切表明特朗普已经能够和将能面对全球主义“深沉国家”的打击而幸存下去。全球主义的媒体作为特朗普的平衡砝码已经失败了,这将有助于特朗普将任何这些媒体关于他的总统职务负面的揭露作为“虚假新闻”。

  国家紧急状态事件。美国国会的两院批准了一项法律以便取消国家紧急状态的法律,国家元首企图通过这项法律得到在与墨西哥的边界修建隔离墙必要的资金,这是特朗普在竞选运动中最有争议的承诺之一。如同预料的那样,3月15日他否决了这项法律。与此同时收到五角大楼国家紧急计划的10亿美元,这有助于他推进建设第一段57英里隔离墙。作为回答,民主党4月5日提出一项反对总统的起诉以便撤消国家紧急状态的声明。这是一项可能的起诉会到达现在在特朗普的政治控制之下的最高法院,在那里几乎可以肯定起诉将死亡。这可能是民主党人另外一个巨大的失败,可能已经处在全面的选举运动的时期。

  美国联邦储备的情况

  由鲍威尔主持的美国联邦储备同样计划的另一个新潮,在4月份正式宣布改变它的货币收缩的政策,在今年提高利率。这是特朗普对全球主义者一个表面上的胜利,全球主义者直到2019年初还有力地将提高利率的政策强加于人,以便挑起一场证件交易的停滞。此外,企图特朗普政府的失败归罪于它。一项新的重新扩张货币的政策利率几乎是零意味着特朗普能够得到为他的计划得到便宜的信贷,如隔离墙计划,股票交易所继续飙升,比如标准普尔的价值上升了3000多点。

  民主党人的一项法律草案有进展,它建议取消大型公司重新购买自己的股票的政策。这些大型金融公司的行为是为了阻止低利率的货币扩张变成实体经济的工业和贸易的恢复,甚至是阻止企业迁移回到美国国内的市场。相反,大型公司和金融跨国公司利用重购它们的股票作为冻结特朗普使美国重新工业化的政策,为了吸收这些货币作为自己的企业和股票的估值。高盛集团公司指出,将会出现 一次证券市场的停滞,如果取消上述股票重购的话。这种停滞正好是全球主义者的一个政治目标。全球主义的民主党人的措施在参议院能够得到必要的票数是困难的,那里共和党人占多数,如果是这样,将成为特朗普否决的另一部法律。

  全球的跨国公司(苹果、微软、谷歌、脸书、优步、亚马逊等)处在第一位,尽管还有大陆主义的金融公司,它们有条件“策划”金融破产或爆炸的时机。依靠重新购买自己的股票,2018年它们赚了数额可观的美元。大规模出售自己的股票损失相当于这个数额的一半,无疑形成一种连锁的后果,因此是一种破产。主要的障碍在于不同的金融部门之间利益深刻的战略冲突,在于世界必须建设什么,从哪里掌握它,谁将占有由此产生的利润。

  全球主义者考虑他们有能力创造一个局面,?;脑鹑慰赡鼙?ldquo;转移”,让“恶劣的”特朗普政府在政治上付出代价。但是,我们看到特朗普在多重“新潮”中已经获胜。留给他唯一的出路是能够将责任转移给第三国。

  美国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外部矛盾

  由于被他们的多极的反对者--俄罗斯和中国—削弱,美国的大陆主义者加上全球主义者恢复他们对历史反映的思维与叙述,回到门罗主义(对委内瑞拉)和“例外主义”。美国作为“例外的国家”在历史上随意制裁别的国家,没有任何程序,用经济措施扼杀被它制裁的国家,比如现在对委内瑞拉和伊朗,但是也针对欧盟、俄罗斯和中国。

  目前在美国矛盾似乎服从于反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总体矛盾的差异,反对它们的一带一路倡议(“新丝绸之路”)。美国“例外主义”开始用斯威夫特(世界金融和银行间通信协会,总部设在布鲁塞尔,但在美国的控制下)网络抵制其他国家。大型银行利用斯威夫特以不同的货币进行它们的转账。取消一个国家(如俄罗斯)的银行进入该系统如同切断它的氧气。

  作为对美国经济制裁政策的回答,俄罗斯开始建立金融通信转账系统(SPFS),这是一个有选择的网络,用于保障它的内部交易。这个网络2017年12月开始运行。自从对欧盟国家因为它们没有站在美国制裁一边而实施制裁起,这些国家已经表明逃离美国制裁的兴趣。德国外交部长???middot;马斯已经号召建立一个独立于斯威夫特的支付系统,以便这样摆脱用美元支付。

  后来美国扩大了它的报复,在国际支付结算所为美联储(美国的中央银行,办公室在纽约)支持的电子转账采取的措施是国际支付补偿制度,全球贸易中88%的转账通过这个制度,对没有站在美国一边的国家、企业甚至个人的经济制裁在于抵制这种转账。

  中国的挑战与俄罗斯的挑战不同。中国的目标不是防止受到货币制裁,创造一个独立的银行转账系统,而是能够以人民币元(中国货币)进行转账,这种外汇在兑换市场上还不是完全可兑换的。北京已经开始实施一项在国外用人民币元转账的系统。通过新丝绸之路试图建立这个系统,在欧亚大陆、中东、非洲和南美洲正在做这件事情,这就是“跨境银行间支付系统(CIPS)”,后来称为“中国国际支付系统”。从2019年4月初中国的跨境银行间支付系统与俄罗斯的金融通信转账系统之间已经联网。

  中国石油—元--黄金的推出在这项战略中是又一个步骤,尽管意味着在一个直到现在是石油美元专门的地盘上进行对抗。中国宣布石油--元将与美国的石油--美元竞争,俄罗斯、伊朗已经接受中国的石油—元,越来越多的“一带一路”的国家将这样做。没有疑问的是引入黄金(石油—元—黄金)支持的石油期货是中国又一个战略步伐,因为它在亚洲的影响,如果不以渐进的方式使美元脆弱是不可能实现的。中国靠日益增加的黄金储备试图保障未来它的货币:石油—元—黄金作为最具支付能力的货币的稳定。俄罗斯和中国甚至已经开发锚定黄金的虚拟货币系统,正在接近有一个不与因特网联结的系统。其他国家只有通过邀请才可能参加。

  逻辑指出在一次证券市场停滞和一次制度?;氖逼?,美国的经济将不会有足够的有问题的货币价值的储备,因为今天美国没有足够的黄金来支持它,由于巨额赤字继续存在。中国作为发行的大国没有贸易赤字,或者说实现历史的顺差,可能保持它有黄金支持的货币的购买力。中国持有的大量美国国库债券将失去价值,但是它的黄金储备可以补偿它??吹教乩势沼胫泄锍梢幌钚橐员阒渌幕平?中国在2018年2月已经提出这项建议),尽管是在租赁的方式之下,以便挽救处于紧迫停滞的美元,这将导致重新以黄金支持美元,如同1944—1973年之间那样。特朗普的目标是靠这种新潮拯救美国免于破坏沦为第三世界国家的地位。

  新兴的大型社会构成(以中国—俄罗斯作为主要的发动机)提议将世界大型金融泡沫中的虚拟资本与生产性的实体经济、贸易网络、在基础设施的投资相联接,利用现有的能源和面对一次能源的过渡。这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地区,总之使它的生产计划在一次所谓“西方的资本主义”停滞的环境中可能继续实施,因为这是唯一的可能放弃资本主义水平的利润率的社会构成,重新回到一种有计划的经济。因特网难以置信的发展有助于思考一种计划的民主化。这样可能使劳动生产率处于资本的生产率之上,这些是为了一种可能温和地向后资本主义的过渡。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7月6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安生:历史上有过哪些极其愚蠢的外交政策?
  2. 买办魅影:年少不知李鸿章,年长方知真中堂?——买办是如何残害中国的
  3. 资本无祖国!携程讨好港独宣称撤掉TVB广告
  4. 郭松民 | 《八佰》撤档之后析“技术原因”:中国电影的“整车设计”
  5. 致敬中国军魂,感恩毛主席!
  6. 山东大学为何要搞“学伴”活动项目?
  7. 我所理解的“初心”
  8. 国际交流,“积怨”已久
  9. 郝贵生:“狱中八条”给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究竟什么警示?
  10. 有人问,当有人拿一个亿换你一分钟寿命时,你会不会答应?
  1.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2. 老田:清华黄万里教授“被钓鱼事件”始末
  3. 吴冷西:后悔当初没有听毛主席的话
  4. 谁若再敢说毛泽东时代穷,请把此文摔他脸上!
  5. 老工人来稿:在民营企业打工的日子里
  6. 邋遢道人:谁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7. 吴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8. 孙锡良:你看到了什么?
  9. 钱昌明:共产党为何要“执政”? ——关于“告别革命”问题的思考
  10. 安生:历史上有过哪些极其愚蠢的外交政策?
  1. 大裤衩里有投降派——说说央视6临时改播电影《黄河绝恋》
  2. 王大宾揪斗彭德怀始末
  3. 周恩来、博古、张闻天等为什么隐瞒“交权”的事实
  4.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5.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6. 岳青山:丢掉幻想,敢于斗争,打赢抗美贸易战 ——纪念毛主席《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发表70周年
  7. 木兰从军惨遭强奸:这就是“黄金时代”?
  8. 奇耻大辱源于重大失误:香港回归后竟从未进行“去殖民地化”处理!
  9.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10. 王震将军秘书说:毛主席属于20世纪、21世纪、22世纪
  1. 王定国:我和谢觉哉所了解的毛泽东
  2. 中国存储芯片取得突破 追赶之路任重道远
  3.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4. 解读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5. 《人民日报》:毛岸英:主动请缨入朝参战 28岁牺牲
  6. 欲盖弥彰——益阳警方“十七年一直在侦办”的说法令人愤慨!
拼搏在线彩票网 181| 571| 172| 841| 768| 786| 996| 845| 494| 478| 633| 591| 694| 854| 347| 777| 148| 723| 473| 848| 733| 654| 326| 849| 295| 444| 147| 846| 362| 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