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内蒙转基因油菜案背景复杂,为何滥种十几年才查处?

《财新周刊》 · 2019-07-10 · 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收藏( 评论( 字体: / /

  · 食物主权按 ·

  《财新周刊》今年曝出近十几年在内蒙古种植了可能有上百万亩的抗草甘膦转基因油菜“蒙4”,其源头很可能来自美国孟山都公司(已被德国拜耳收购)的转基因油菜品种GT73。虽然我国并没有批准转基因油菜商业化种植,但油菜籽落地生根且是异花授粉,也就是说花粉漂移扩散会污染非转基因品种,加上国内对转基因作物监管不严,所以其泛滥情况可能远远超出曝光程度。

  据《农药市场信息》杂志于2000年报道,发达国家在对利用遗传因子生物工程技术(GMO)生产的油菜籽研究中,发现了对人体健康有害的物质。另一方面,抗草甘膦转基因油菜中含有大量的草甘膦残留,多个动物实验已证明草甘膦除草剂的危害,2015年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就把草甘膦列为了对人类很可能的致癌物质,其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也被越来越多的事实和研究证明。2016年俄罗斯已经禁止除了科学研究用途外的种植、养殖和进口转基因生物,此外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禁止种养和/或进口转基因生物,而我国还在继续批准进口耐除草剂的转基因油菜等转基因作物,实在是有点让人想不通。

  更需要警惕的是,转基因利益相关者想利用既成事实推动转基因油菜种植合法化:比如文中大户韩广永说“‘蒙4’榨的油已经在全国各地被老百姓吃了好多年,并没有出现健康问题”,而事实是国内没有相关临床实验研究,谁能证明现在各种各样的病越来越多与转基因食品没有关系?卢长明说“转基因技术对加拿大油菜产业的发展功不可没”“油菜的抗除草剂性状对中国也很重要”,意思就是中国也要允许种植转基因油菜才能在市场上占有优势,难道说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和生态环境都是次要的吗?

  记者|周泰来 齐小美 张媞媞

  转载编辑|候   雷

  一、内蒙古转基因油菜案来由

  一起非法种植转基因油菜案,牵出转基因油菜种子在内蒙古泛滥的既成事实。

  围绕中国第一起公开披露的非法种植转基因油菜案,60岁出头的韩广永正与内蒙古自治区农牧厅打一场行政诉讼官司。

  官司起因是2017年,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粮油经销商韩广永和他的合伙人白龙一起包地种油菜,韩广永称这是两人第一次种油菜。韩广永在通辽市所属的霍林郭勒市包地21块,面积6681亩;白龙在兴安盟的科右中旗包地4800亩。虽然分属两个盟市,两人的地其实紧挨着。

  韩广永称,他们在这块共计1.1万余亩的地上种的油菜品种叫“蒙4”,种子是从徐光华那里买的,徐光华在呼伦贝尔所辖牙克石市乌尔其汉镇有个农场。韩广永从徐光华那里收购了约20多万斤蒙4油菜籽,他把其中大部分作为商品粮卖出,留了1万多斤种子,2017年用于种植。

  但这批油菜被查出了转基因成分。目前,中国仅允许转基因棉花和木瓜的商业化种植,禁止种植包括转基因油菜在内的其他转基因作物。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法院作出的两份行政诉讼判决书显示,2017年6月29日,通辽市下属霍林郭勒市农牧林业局接到实名举报,称有人在内蒙古东鑫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四分公司种植转基因油菜,7月4日,通辽市农牧局组织通辽市种子管理站、霍林郭勒市农牧局执法人员对被举报的21块地进行转基因快速检测,检测结果均为阳性。7月19日,霍林郭勒市农牧局又对涉案地块重新抽样,并将样品送至内蒙古自治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综合检测中心委托检测,检测结果显示所有样品的转基因成分均为阳性。

  2017年7月15日,兴安盟科右中旗农牧业局亦接到实名电话举报,称韩广永在该旗境内种植转基因油菜,农牧局接到举报后,向自治区农牧厅报告,后经核实发现当事人实为韩广永的合伙人白龙。7月20日,当地农牧局抽取了9份样品,自治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综合检测中心的检测结果显示9份样品的转基因成分均为阳性。

  2017年8月31日和9月4日,自治区农牧厅分别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二人停止生产未经批准的转基因油菜,没收二人违法种植的6681.28亩和4800亩转基因油菜,并各处以10万元???。

  但韩广永坚称,出事前自己并不知道“蒙4”是转基因的,“知道它是转基因油菜,我还能拿着几百万往枪口上撞?”韩广永认为,自己种植的“蒙4”在当地很普遍,他们将市场上正常流通的产品留作种子,并不知道该品种属于转基因。

  正常生产情况下,这11481亩油菜每亩收300斤油菜籽,可产出340万斤油菜籽,按当时市价2元一斤计算,价值近700万元。韩广永称,因为被内蒙古农牧厅查处没收油菜,他至今仍欠着巨额外债。韩广永、白龙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自治区农牧厅的行政处罚,但两审他们都败诉了。韩广永与白龙的律师张殿君告诉财新记者,他们已经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提交再审申请。

  韩广永想不明白的是,“蒙4”在内蒙古东部已有十年以上的规模种植史,他估计呼伦贝尔、兴安盟和通辽种植量在80万亩,种植者还包括大型国企农垦集团,油菜籽远销全国各地,为啥现在就违法了;他同样想不明白,“为啥进口的转基因油菜籽能在市场上流通,国内老百姓种出来的转基因油菜籽就要被没收?”韩广永说,“蒙4”油菜榨的油已经在全国各地被老百姓吃了好多年,并没有出现健康问题,“至少不应该没收我的油菜籽”。

  油菜是最容易导致基因扩散的作物。财新记者赴呼伦贝尔及周边地区调查发现,这起非法种植转基因油菜案背后,的确有着更复杂的背景。2018年“蒙4”种植方才被政府明令禁止,却难以禁绝它的余种,甚至无人能说清转基因油菜种子的源头。

  二、泛滥种植早已是既成事实

  内蒙古自治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综合检测中心的检验报告显示,韩广永、白龙种植的油菜叶片被检出Cp4-epsps基因,Cp4-epsps基因来源于土壤细菌农杆菌属Agrobacterium CP4菌株,编码合成CP4 EPSPS蛋白,该基因能够使农作物获得抗除草剂草甘膦的性状。也就是说,“蒙4”是抗草甘膦的转基因油菜品种。

  韩广永和白龙的再审申请称,一审、二审的判决使用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二十一条的相关规定,“单位、个人从事农业转基因生物生产、加工的,应当由国务院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或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制定”,属于机械理解与适用法律,因为二十一条适用转基因生产种子及加工转基因物种,而不适用种植,他们认为本案应适用条例二十二条的规定:“农民养殖、种植转基因动植物的,由种子、种畜禽、水产苗种销售单位依照本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代办审批手续。审批部门和代办单位不得向农民收取审批、代办费用。”依据二十二条,申请人种植的油菜属于在市场收购油菜销售后预留的自己种植的,既不是自己培育亦不是从销售种子部门购买,无需申请人自己备案审批。

  徐光华对财新记者称,油菜籽确实是他卖给韩广永的,但是当作商品粮卖的,不是当作种子卖的,而他卖给韩广永的那批油菜籽种子,是他前几年自己留的种,霍林郭勒市公安机关确实有找他核实过情况,但并没有追查来源。“他们自己也知道,满地都是那玩意儿,自己繁殖点就够用十几年的。”

  韩广永也表示,2017年他所承包的1.1万亩地周围其他农户种的都是“蒙4”,“在呼伦贝尔和周边的兴安盟、通辽地区,‘蒙4’油菜长期有广泛种植”。

  多位呼伦贝尔市油菜种植合作社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直到2017年,当地还是可以种植“蒙4”的,但2017年政府开始倡导不要种“蒙4”,2018年又开始明令禁止种植。“政府说‘蒙4’是转基因的,一粒都不让下地。”这些合作社人士表示,“蒙4”的产量和普通油菜差不多,主要好处是抗草甘膦,除草方便。

  资料显示,种植转基因油菜的确在当地一度名正言顺。2010年,一篇被农业农村部官网转载的题为“呼伦贝尔:组建‘百万农牧民创业先导团’”的报道称:

  呼伦贝尔市在全市农村牧区精心选拔了40名优秀嘎查村书记、党员致富带头人、‘两新组织’负责人、农村经纪人、农民企业家和大学生村官,组建成为带领百万农牧民创业致富的‘创业先导团’。先导团成员马玉凤推广了转基因油菜(‘蒙4’)2000亩。

  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罕达盖杜拉尔农牧场相关负责人对财新记者称,政府禁止前,他曾经最多一年种植过1万亩的“蒙4”,“大家种‘蒙4’没有十几年也有十年了。”

  呼伦贝尔市下属的牙克石市盛达农业专业合作社相关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在政府禁止前,他已经种植了6年的“蒙4”,还种植过“蒙4”的替代品种“杠7”。“蒙4”和“杠7”都是抗草甘膦的。他最多种过4000亩“蒙4”,油菜籽发到安徽比较多。

  韩广永称,之前市场上有三种抗草甘膦的油菜种子,“蒙4”“杠7”还有一种K301。韩广永在一份给农业农村部的上访信中称,2017年呼伦贝尔地区种植“蒙4”油菜30万亩、兴安盟30万亩、通辽20万亩,合计80万亩左右。他还表示,政府明令禁止以前,每年都有很多“蒙4”油菜籽通过火车发到四川、河南、湖北、江苏、江西、浙江、甘肃、贵州等地,油菜籽在这些地方再被榨油。他一年就能发出40-50火车皮的油菜籽,其中三分之一是“蒙4”,一车皮12万斤,也就是一年能发出去1000吨蒙4油菜籽。韩广永表示,2008年有人从呼伦贝尔农垦集团上库力农场买了60多万斤的K301油菜籽,大概5个车皮,转手卖给了韩广永,韩广永把其中的4个车皮卖到了浙江的一个榨油厂。

  一位呼伦贝尔市政府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韩广永所说的数字并不可靠,但他也承认,官方也未统计过“蒙4”的种植面积。

  他透露,2017年原农业部曾到呼伦贝尔暗访,在全市抽了50个点检测转基因油菜,“有的测出转基因,有的没有”。其中在牙克石市抽了8个点,结果8个点全都是“蒙4”,“全是转基因”。该人士称,2018年,呼伦贝尔市政府还把这些被原农业部暗访出来的涉嫌种植转基因油菜的种植户召集起来开会。

  该人士称,韩广永案发和原农业部的暗访让内蒙古农牧厅和呼伦贝尔市开始重视转基因油菜。自治区从2018年开始,以油菜种植区呼伦贝尔、通辽、兴安盟为重点,明令禁止转基因油菜种植,“开会,报培训班,下达文件,层层分解任务”。

  农业农村部则在2018年给内蒙古自治区下发了1万条试纸检测转基因油菜,自治区把其中的5000条下发给了呼伦贝尔。呼伦贝尔市从2018年开始大面积抽查,检测人员在田间取油菜叶片,放到试管里捣碎,加一点纯净水,然后把试纸插到试管里就能出结果:如果不是转基因,试纸上就只有一条红杠;如果是转基因,试纸上有两条红杠。“种了(转基因油菜)一旦被发现,得承担后果,铲了以后最少还得罚10万元,情节严重的判刑。”该人士称,油菜籽的收购商也被要求检测转基因成分,以此断绝转基因油菜的销路,“以前没人管转基因油菜,现在不行了,现在有要求了”。他表示2018年呼伦贝尔进行的实地检测,还没有发现有转基因油菜种植。

  三、转基因油菜种子从何而来?

  呼伦贝尔的“蒙4”种子究竟从何而来?财新记者查询农业农村部种子管理局农业植物品种名称检索系统,无法查询到“蒙4”这个油菜品种。最接近的是“蒙油4号”,审定年份为2000年,审定单位是内蒙古自治区,选育单位是海拉尔农管局油菜育种组。海拉尔是呼伦贝尔市政府所在地,2002年撤市改区。

  呼伦贝尔农垦科技发展公司拉布大林试验站农艺师刘红莉参与了“蒙油4号”的研发。刘红莉对财新记者介绍,“蒙油4号”的母本是从陕西引入的CE1002,父本是黑龙江省农垦科学院1987年从瑞典引进的双低油菜品种“格劳保”(Global),配成杂交组合后连续南繁加代选育,最后培育出“蒙油4号”。不过她表示,“蒙油4号”及其父母本都不是抗草甘膦的。

  “我们最开始也以为‘蒙4’就是‘蒙油4号’,但是通过对比发现,‘蒙4’和‘蒙油4号’的生育期不一样,肯定是两个品种。”一位呼伦贝尔市政府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

  韩广永称,蒙4最早就是从呼伦贝尔农垦集团拉布大林农牧场流出的,“最开始大家还要去拉布大林买种子,后来大家都有了”。据《农民日报》2012年7月一篇题为“呼伦贝尔小麦油菜种子周游太空”的报道,呼伦贝尔农垦集团公司拉布大林农牧场作为国家级原种场和北方高寒地区种子产业化示范农场,从20世纪60年代就开始农作物良种繁育试验,并成为呼伦贝尔地区惟一一家良种繁育基地。

  在农垦集团之外,则是为数众多的个体农场,这些个体农场规模小则一两千亩,大则上万亩。呼伦贝尔市政府人士对财新记者称,据呼伦贝尔市2018年的农情统计,呼伦贝尔全市共种植237万亩油菜,其中农垦集团种植80万亩,个体农场种植了150多万亩。

  农垦集团农机科技部部长张更乾对财新记者表示,“蒙4”最早确是拉布大林农场弄出来的,农垦集团当时也没有发现“蒙4”是转基因的。拉布大林农场大概是2004年左右开始种植“蒙4”,集团的其他农场也都有种过。2006年农垦集团成立炼油厂,为确保炼出来的菜籽油没有转基因成分,农垦集团下了死命令,要求下属农场绝对不能种“蒙4”。后来,抗草甘膦的“蒙4”在农垦集团的农场里渐渐没了,但这个品种可能流出到了个体农场。

  张更乾称,农垦集团技术条件好、灭草成本低,因此种植“蒙4”和种植杂交油菜相比,并没有成本优势,而且“蒙4”是非杂交的品种,产量比杂交油菜低,从经济效益来看,农垦对“蒙4”也不再感兴趣。

  “去年市里开会,呼伦贝尔市农牧局一位王副局长说,你们农垦(集团)还有那个玩意(指‘蒙4’),暗访都查到了。”张更乾说,“我就和他解释,我们已经很久不种‘蒙4’了,但你去不了根儿。”

  原中国农科院油料作物研究所基因工程与转基因安全研究室主任、农业部转基因植物环境安全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武汉)常务副主任卢长明对财新记者表示,油菜是最容易导致基因扩散的作物。原因之一是油菜的花粉可以随着蜜蜂或者风传播,花粉飞到哪里,哪里的十字花科植物就有可能带上转基因成分;二是油菜容易落粒,在收获之前油菜籽就掉到地上了,这些掉落的种子形成地下种子库,在随后约10年时间里,每年会生长出来一点。“种过转基因油菜的地,再种其他油菜,保准里面会有转基因成分检测出来。”

  “蒙4”到底是什么品种?卢长明认为,很可能来自孟山都的油菜品种GT73。中国目前共批准9个转基因油菜品种可进口用作加工原料,其中两个品种是2019年1月新批的巴斯夫种业公司的耐除草剂油菜RF3和孟山都远东公司的耐除草剂油菜MON88302。剩下的7个品种,即孟山都公司的抗草甘膦品种GT73和拜耳公司的6个抗除草剂品种(Ms8Rf3、Ms1R f1、 Ms1Rf2、OXY235、TOPAS19/2和T45)都是在2004年获批的。这7个品种里,只有孟山都公司的GT73是抗草甘膦的。

  “好多年前就听说有人在内蒙古种植孟山都的抗草甘膦油菜GT73,但当时并不知真假。”卢长明说,光测出“蒙4”里有Cp4-epsps基因还不能确认“蒙4”就是来自GT73,还需要相关部门的进一步检测。

  据农业农村部公开的GT73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申报书,GT73为孟山都公司所研发的抗草甘膦油菜,转的就是Cp4-epsps基因。加拿大是中国油菜籽的主要进口国,而抗草甘膦除草剂的GT73在加拿大的油菜生产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GT73油菜首先于1996年在加拿大商业化种植,第一年的种植面积仅为5万英亩。2000年生长季节,GT73油菜在加拿大和美国的种植面积即达到540万英亩(约合220万公顷)。

  但GT73油菜在中国的用途,或许并未严格限制在法律规定的加工原料环节。2017年韩国政府的一项调查表明,该国进口自中国的油菜种子检测出含有GT73转基因成分。据2017年5月18日韩国媒体Korea Bizwire的一篇报道,2017年韩国江原道太白市一年一度的油菜花节,由于检出转基因油菜被迫取消。据韩国农林畜产食品部官网,该事件后,韩国农林畜产食品部于2017年6月发布针对进口油菜种子的调查。调查发现从2016年1月开始进口的中国产油菜种子总重量为79.6吨,其中有19吨被确定为转基因油菜种子。此次发现的转基因油菜是美国孟山都公司开发的具有除草剂耐性的“GT73”。韩国也未允许转基因油菜种子用于种植。

  文章来源:《财新周刊》2019年3月30日发布,本平台有删减并改动小标题。

  原标题:【调查】一起非法种植转基因油菜案的来龙去脉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蠢哭了”的公知却身居重位,是时代的笑话还是时代的悲剧?
  2. 邋遢道人:谁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3. 欲盖弥彰——益阳警方“十七年一直在侦办”的说法令人愤慨!
  4. 解体前的苏联
  5. 中国封闭?别再被骗了
  6. 三峡大坝,承受了多少非议和委屈!
  7. 漫谈水稻杂交育种和袁隆平的超级稻
  8. 王立华:毛主席最大最宝贵的遗产,就是留下了呵护平民百姓的社会主义制度!
  9. 陈导演的“水幕演说”
  10. 蒋总裁溪口觅乡愁
  1.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2.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3. 把这个禽兽扔到红色垃圾桶里去!
  4. 美帝国主义取得了它立国以来的最大一次胜利
  5. 中国——一个被撕裂的社会
  6. 张志坤:《中国不是敌人》的公开信说明了什么
  7. 王振华,令人费解的“劳动模范”
  8. 胡新民:北大姚院长,您把这个核心问题搞错了!
  9. 是谁造就了郭台铭如此之大的口气?!
  10. 川普解禁?目的是逼迫中国签署“广场协议”
  1. 大裤衩里有投降派——说说央视6临时改播电影《黄河绝恋》
  2.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员之子可以休矣
  3. 王大宾揪斗彭德怀始末
  4. 周恩来、博古、张闻天等为什么隐瞒“交权”的事实
  5. 如何反思发生在香港的这场暴乱?
  6. 报应不爽,原新京报社社长落马
  7. 木兰从军惨遭强奸:这就是“黄金时代”?
  8. 奇耻大辱源于重大失误:香港回归后竟从未进行“去殖民地化”处理!
  9. 王震将军秘书说:毛主席属于20世纪、21世纪、22世纪
  10. 离开央视的名嘴们究竟都怎么了?
  1.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中共三位伟人个人总遗产大揭秘
  2. 被泼水后,李彦宏如果百度一下……
  3. 中国——一个被撕裂的社会
  4.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5. 穷人在日本都不配扔垃圾,很多人被逼得只能把垃圾屯家里
  6. 美帝国主义取得了它立国以来的最大一次胜利
拼搏在线彩票网 603| 836| 242| 69| 528| 672| 329| 118| 12| 695| 918| 116| 536| 102| 943| 181| 286| 194| 865| 958| 788| 552| 724| 515| 516| 741| 112| 732| 208| 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