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因为《创业史》,我和柳青成了诤友

严家炎 · 2019-07-09 · 来源:光明日报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虽然在20世纪50年代前期就读过柳青的《种谷记》《铜墙铁壁》等作品,1960年起还研究《创业史》并陆续写过几篇评论,但我和柳青本人有机会见面,却是在他于《延河》上发表《提出几个问题来讨论》的4年之后,这篇文章针对我评论《创业史》的文章作出了回应。

  那是1967年的8月初,我去西安作协机关住下后的第二天晚上。

  西安竟是这么炎热,白天太阳底下晒着犹如烧烤,天黑下来还酷热得难以忍受。已是晚上大约8点钟了,仍然没有多少凉意。坐在室内想写点东西,挥汗如雨,手臂与纸张接触的地方全湿透了。在灯下看东西也不断冒汗,真恨不得浸泡在冰水里才好,于是只好走到室外去乘凉。

  一位约莫五十多岁、理着平头的老汉,坐在院中的水泥池边上,也在纳凉。

  我走过去,有点冒失地发问:“您是柳青同志吗?”

  “是。您贵姓?”

  “我是严家炎。”我伸出手去。

  老汉也伸出他的手,和我握着说:“啊!昨天听人说你到这里来了。咱们这是第一回见面吗?你来西安几天了?”

  “昨天下午刚到。”

  “西安天气和北京不大一样,夏天热得厉害。”

  “是啊。早上还算凉快,白天和夜间都很热,真是大陆性气候。”

  “倒不是因为离海远,还有一些具体的气候条件。”

  于是,他打着手势说起影响西安这一带的气候条件:高大而绵延不绝的秦岭山脉如何围挡在从西南到东南的方位,西南与南方来的温湿气流如何受到阻隔,形成了西安地区暑天的蒸笼效应……他讲得非常通俗易懂,又相当准确到位。

  我从《创业史》中知道柳青对这一带的地理、气候条件是熟知的,但熟悉到这种如数家珍的程度,理解得这么透彻,却出乎我的预料,使我惊奇不已。

  大约聊到晚上9点左右,柳青与我分手道别,我也回到了自己休息的房间。

  第二天晚间,我和柳青又在纳凉时见面。他向我问到《关于梁生宝形象》一文写作和发表的情况。他问我:“那时你为什么要写批评梁生宝形象的文章?这是你个人的意见,还是有人授意?”我告诉他:“没有任何人指使我写这篇文章,我仅凭自己阅读《创业史》的艺术感受,而且是把作品读了两遍,做了许多笔记才形成的一些看法,总想把它写出来。在我的感觉中,《创业史》里最深厚、最丰满的形象确实是梁三老汉;梁生宝作为新英雄形象也有自己的成就,已在水平线之上,但从艺术上说,还有待更展开、更充实、更显示力度,眼前仍比不上梁三老汉,因此,不写就觉得手痒痒的。只是我那篇文章中有些措辞可能不太妥帖,斟酌得不够,直来直去,像‘三多三不足’之类。”柳青问:“你当时多大?”我告诉他:“那时二十七八岁。”又补充说:“有关《创业史》的最初三篇文章,都是1960年冬天到1961年夏天写的?!段难缆邸繁嗉科鹣榷钥⒘荷φ馄械阌淘?,搁了一段时间,延到1963年才发表。”柳青马上说:“如果是这样,看来我对这件事有点误解了。我总以为,批评梁生宝形象的那些意见不是你个人的意见,而是有人想借此来搞我,因此才在《延河》上发了那篇《提出几个问题来讨论》。”他又补充说:“你谈梁三老汉那篇文章的看法,我是同意的,当时我跟《文学评论》的编辑同志也说过。”“是跟张晓萃同志说的吧?”“是,一位女同志。”

  次日午后,柳青要一位家人来邀请我到他暂住的家中去吃西瓜,我见到了他的夫人马葳和其他家人,聊了一会儿家?;?,感到很亲切。

  真正与柳青第二次见面,已是1978年。柳青当时因花粉过敏、哮喘病严重发作而住在北京朝阳医院,我和新华社徐民和相约一起去看望他。柳青鼻子上虽然插着氧气管,见到我们后谈话的兴致却很高。他告诉我:“前几年因病来京住院时,很想见你一面,但未能联系上。”柳青这次谈话的中心,是做人的态度问题。他说:“做人,总要有个原则。是一时迁就,随便表态好,还是坚持原则,看似顽固,不肯检讨,实际却坚持应该坚持的东西,符合革命的利益,究竟哪一种好?我是要坚持后一种的!不要不甘寂寞……”

  柳青还说:“我认为,学习创作的途径,除了从生活中学习,只有读作品。一部好的作品能带出一批年轻作家。1963年在成都一次会议上,当着周扬、林默涵的面,我就讲过这条意见。”他转而问我:“你是搞理论、评论的,我不知你同意不?”我向他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是赞同的。

  我们看柳青说得很多,很激动,怕把他累着了,就劝柳青别说了,暂且休息一会儿。由徐民和向柳青介绍了刚开完的文联扩大会议的情况。柳青说,他相信“文艺界的事还在发展”。历史证明,柳青的预言完全正确。

  2006年4月,我作为中国作协代表团成员参加“丙戌清明祭扫黄帝陵墓仪式”,之前在西安去柳青墓前祭扫并有幸见到柳青的女儿刘可风女士。晚间,陕西省作协在宾馆设宴招待代表团成员。宴会后刘可风访问了我,问了我1967年夏去她家与她父亲谈话的情况(她事先已问过陕西作协的王宗元),也谈了她在父亲晚年患病期间与父亲的对话。刘可风表示她赞同代表团团长张锲在柳青墓前讲的:严家炎是柳青的“诤友”。

  (作者:严家炎,系北京大学文科资深教授)

 

  传播与影响

  1960年,柳青的《创业史》第一部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后被翻译成俄、英、德、日、西班牙、朝鲜和越南等十多种文字。

  60年来,《创业史》的影响溢出了作品本身,凝炼为“柳青精神”,传承后世。

  近年来,西安市长安区组织实施了“柳青精神传承工程”,先后建设了柳青文学馆、柳青广场,修葺柳青墓园,在西长安街设置了《创业史》雕塑群组,在文化中心、双创中心设立柳青雕像。

  2018年,由陕西省柳青文学研究会组织编撰的《柳青在皇甫》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2016年,在柳青诞辰一百周年之际,陕西省柳青文学研究会和大唐秦剧团联合创作编排秦腔现代剧《柳青》,该剧获陕西省第8届文华剧目奖。

  2018年,柳青逝世40周年之际,西安话剧院创排话剧《柳青》上演,由唐栋担任编剧,该剧获得第16届文华大奖。

  2017年,由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西安市委宣传部、西安广播电视台合作摄制的四集电视纪录片《柳青在皇甫》在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播出。

  2018年12月,根据柳青之女刘可风撰写的《柳青传》改编的人物传记电影《柳青》拍摄完成。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一个被撕裂的社会
  2. 张志坤:《中国不是敌人》的公开信说明了什么
  3.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中共三位伟人个人总遗产大揭秘
  4. 吴铭:从陶鲁笳同志的书说起
  5. 双石:共产党人的初心及其他
  6. “伞”上有“伞”,内蒙古最大的黑社会组织被摧毁,官场再现塌方式腐败
  7. 孙锡良:戏里戏外
  8. 为了生活切子宫,资本主义对人类文明的“辉煌贡献”!
  9. 党员就该和人民一样自信坦然的高唱毛主席!
  10. 战争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1.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2. 98年9000万,几多牺牲几变节?!
  3.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4. 孙经先:围绕毛主席反对浮夸风一个批示的争论
  5. 把这个禽兽扔到红色垃圾桶里去!
  6. 血的教训:14年前那场外资对优质国企的嗜血大侵占,遗患至今!
  7. 美帝国主义取得了它立国以来的最大一次胜利
  8. 中国——一个被撕裂的社会
  9. 望长城内外:评胡总编的“大胆假设”
  10. 王振华,令人费解的“劳动模范”
  1. 大裤衩里有投降派——说说央视6临时改播电影《黄河绝恋》
  2.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员之子可以休矣
  3. 王大宾揪斗彭德怀始末
  4. 周恩来、博古、张闻天等为什么隐瞒“交权”的事实
  5. 如何反思发生在香港的这场暴乱?
  6. 报应不爽,原新京报社社长落马
  7. 木兰从军惨遭强奸:这就是“黄金时代”?
  8. 奇耻大辱源于重大失误:香港回归后竟从未进行“去殖民地化”处理!
  9. 王震将军秘书说:毛主席属于20世纪、21世纪、22世纪
  10. 望长城内外:邓小平有没有说过“跟着美国的国家都富了”?
  1.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中共三位伟人个人总遗产大揭秘
  2. 首款基于龙芯的国产域名服务器发布
  3.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4.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5. 穷人在日本都不配扔垃圾,很多人被逼得只能把垃圾屯家里
  6. 美帝国主义取得了它立国以来的最大一次胜利
拼搏在线彩票网 338| 601| 513| 331| 790| 398| 766| 280| 264| 580| 390| 480| 521| 14| 161| 269| 203| 965| 528| 719| 414| 418| 967| 639| 936| 569| 495| 958| 977| 267|